从信任里闪射出的光芒——杨永汉“短小说”印象

  从信任里闪射出的光芒

  ——杨永汉“短小说”印象

  从对比区分的角度上看,“长小说是个建筑学概念,短小说是个光学概念,或者说是一道光。当我们读到一篇好的短小说时,仿佛看到一道光从里面射出来。(秦德龙:没表情·扉页,成都,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)”南阳作家杨永汉《撕毁的信任》(由江西高校出版社2019.9出版)让我感受到了这束光源的耀目与焦灼。这样概括评说杨永汉的“短小说”,有避重就轻甚至以泛泛的概念取代具体分析之嫌疑,我们还是举个例子吧,具体来感受“短小说”的魅力与魔性。

  开篇的《惠惠》,短短不足两千字,叙述了18岁的姑娘惠惠遭遇“未婚先孕”的戕害,凶手是谁?且惊动了嫂、哥和爹娘。围绕此遭到了全家的指责和围攻,家人一直决定让她打胎。无助的惠惠在恩威并施之下,只得忍着屈辱和心痛喝下打胎药,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。无奈之下她喝下剧毒农药被送进镇医院,经过“灌肠、洗胃、挂吊瓶”等过程后,再复查确诊,原来得了“腹腔恶性肿瘤,已到晚期”。在临咽气之际,她望着父母哥嫂,“双眸大睁着,眼神里流露出对这个世界深深的忧怨和依恋。”想不到对惠惠的怀疑,竟成了误会,简直是一场绝妙的讽刺。

  “短小说”不比“长小说”,在有限篇幅里,人物刻画、情节叙述、心理描摹、结尾的峰回路转,都要在不大的空间里完成,这需要作者有严格的把控能力。随着对惠惠误解的加深,矛盾层层递进,故事急转直下收束全篇,这种“信任”的缺失,造成了人与人之间无限的遗憾,留给读者以深刻的警醒!

  像这样的篇章,《撕毁的信任》一书中俯首皆是。如《与竞争对手》、《最后的坚持》、《黑锅》、《错位》、《撕毁的信任》等等,作者无不是展开手中的利刃,撕开用丑陋包裹下虚伪的面纱,进一步深化主题的营构。

  同样,“信任”是一块钱币的两面,在《古塔》这篇“短小说”里,“善意的谎言”也是取得信任的一道心理密码。

  此文讲述唐洲城建于宋朝砖石仿木结构的古塔,而且是省级重点文物,供人游览参观。然而,作者的用意不在这里,一位退休的王师傅无意之中发现古塔是倾斜的,这让他忧虑萦怀,甚至到了“杞人忧天”的地步,为了疗治父亲的心病,儿子借助“咣咚咚”的轰响,骗王师傅说古塔向南边倒了,他终于“眉头展开、食欲大开”,甚至“心如止水,与以前相比,他像变了一个人。”所以说,心理病要用心理去医治。这说明信任有时候是用“善意的谎言”而获得,虽然手法不同,却有异曲同工之妙,作者可谓匠心独具。

  关于信任,作者不是仅仅从信任的缺失着眼,且从其反面进行洞幽烛微的剖析,从多维度、多层面进行艺术的阐释,深入到社会人性的道德层面,展示出生活的诗意审美理念,并通过对现实生活的非虚构化、戏剧化处理方式,赋予了撕毁的信任多重意蕴和内涵。

  除了上述“撕毁的信任”主题之外,人性的真善美、假恶丑,在作者笔下也有多角度精彩的演绎,比如《临终的心愿》结尾时,惠凤仙“缓缓闭上了眼睛,手慢慢松弛,脸上露出了一抹幸福的微笑”;《留守》中肖二邪、白菁这两个留守乡村孤男寡女的心理暗示,《黄河源头》中雪与岩的相恋乃至最后的自杀,作者笔触直逼人物的内心灵魂深处,烛照人性的复杂多元,让人喟叹;《风雨中的美丽》更是寄托了奋斗者的信念和理想,给人以无限的希冀与期待。

  杨永汉的“短小说”构思巧妙、意蕴丰沛也是一大亮点。譬如《跳楼》,是近年来备受人们关注的事件,屡屡吸引来自社会各界的瞩目,作者却别出心裁,以同父异母的“兄妹恋”悲剧折射社会变革之中,道德的缺失对人性造成的损伤和戕害。这与现代著名作家曹禺戏剧作品“雷雨”何其相似?让人深感忧虑和无奈。

  从“撕毁的信任”中“射出来的一道光”,杨永汉的短小说具有了多重审美意趣和内涵,其洞察人性的独特视角,其审视人生的视域,其短小说特色的风格,随着其短小说写作领域的内外拓展,逐步上升到哲学美学的高度,艺术的审美和作品的结构方式日渐成熟。

  诚如“中国微经典”系列短小说在扉页上所描述的那样:“好的短小说应是这样——它的原料看似平淡无奇,不过一块木片,一片树叶,甚至一根头发,可在自由精神和巨大内功的作用下,它入木三分,削铁如泥,飞沙走石,发出耀眼的威力。”

  由此而言,杨永汉《撕毁的信任》,使我们对“中国微经典”系列短小说有了全新的解读。从滕刚、陈毓、秦德龙、安勇,到曾颖、陈然、大解、劳马等八位作家的“短小说”创作中不难看出,短小说从来就不是一个概念,更是一个极富挑战性的小说门类与艺术。杨永汉以及秦德龙等一大批作家的短小说创作,融合了清冷与炽烈的交织、批判与拯世之杂糅、理想与现世的辉映,在极为精短的篇幅里,容纳了人性的复杂与温馨、勾画出一幅绚烂多姿、斑驳流离的“社会浮生图”。使得短小说这种文体闪射出的光芒,照亮前行的路途,让读者在这渐趋阴冷的岁月里心怀一丝柔美、一缕温暖、一份深邃而悠远的梦想。

  张勇,男,籍贯河南新野县,211院校硕士研究生毕业,文学评论者。多年教师经历、房地产开发企业、医院、媒体工作经验,现从事企业文化策划、宣传、企业内刊、自媒体矩阵布局,作品多发表于《中华读书报》、《新华书目报》、《文学报》、《中国作家网》、《陕西作家网》、《宁夏大学学报》、《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》、《昌吉学院学报》、《科技创业月刊》、《商情》、《东莞日报》、《宝安日报·打工文学》、《宁夏大学校报》、《普州文学》、《安徽文学》、《躬耕》、《六盘山》、《山东商报》、《新消息报》、《香港文艺报》、《永平回族》、《半岛都市报》、《贵阳晚报》等刊物。

点击摩城女,再点右上角“...”置顶公众号,你我今生不错过  文:木南 编辑:摩城  1  我和老公周青是高中同学,彼此互生爱慕,在填高考志愿的时候,我们选择了 ... [老公的下半身,被野花迷住了!]

二十四孝子之一的汉文帝刘恒有一个男宠,这个男宠叫做邓通,曾经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小船夫,得到刘恒的宠爱之后,小船夫的生活一下子就从贫穷直接跨过了小康步入富裕的行列。 ... [邓通为何能失掉汉文帝刘恒的溺爱?他的结局如何?]

太平天国运动是中国十九世纪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战争,它的发生给中国的发展带来了深远的意义和影响,那么太平天国运动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发生的呢?  太平天国运动   ... [太平天国运动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发作的?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