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夫准备包 养我

  幸福是婚姻永远不变的

  追求和基调

  01

  谭辉被一个富婆包养了。

  马鲜丽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。她的闺蜜刘莹莹正把这个特大新闻,卖力地八卦给她听。

  刘莹莹是卖房子的,带客户去那个高档小区看房时,碰到老女人和谭辉从一套别墅里出来。她以为眼花了,赶紧偷偷拍了两张照片,发给马鲜丽辨认。

  谭辉,居然做了富婆的……说他什么好呢?马鲜丽在最初的愤怒,鄙夷,恶心之后,慢慢冷静下来。

  刘莹莹说了,住在那个小区的业主,哪个年收入不是八位数啊,岂是他们这些月入几千块的小白能比的。就冲这点,谭辉也是有本事的。

  刘莹莹的这句话,戳中了马鲜丽的痛点。当初她不就是嫌弃谭辉穷,才和他离的婚。然后谭辉捷足先登跨入了有钱人的行列。认识的熟人里面,终于有富人了,多么可喜可贺啊。

  02

  刘莹莹挺事儿妈的,非要开车带马鲜丽去瞧瞧谭辉住的小区。鬼使神差的,她居然同意了。

  “那小区真好啊,清一色的小洋房。不知道谭辉身价多少,听说有的一年百万呢。”刘莹莹啧啧着嘴巴。

  一股厌恶感从马鲜丽的胸腔中腾起来,“什么破玩意儿,太他妈的恶心人了。”

  刘莹莹嘻嘻笑起来,“你就说说,当初为啥非得和谭辉离婚?”

  因为他总是葱和蒜苗分不清,因为他洗的白衬衣总有块黄印子,因为他给我剪指甲,总是留个尖,把我抓伤好多回了……

  “马鲜丽,你能不能别这么矫情,找点正常的理由成不。你就直接说他不会挣钱,不能满足你的虚荣心。”刘莹莹非要把马鲜丽的脸皮撕了。

  “对,我就是嫌弃他是穷光蛋。”马鲜丽承认了。

  “得,你看人家现在,住豪宅,开名车,一年挣个上百万,妥妥的有钱人。”刘莹莹继续刺激她。

  “脏!”马鲜丽咬着牙吐出一个字。

  “脏吗?你不是说这是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吗?”刘莹莹歪着头问。

  “我没说过!”马鲜丽把头摇得像拨浪鼓。她当然记得自己说过,当时的谭辉像犯了错误,把头耷拉着。

  他说,“你就觉得有钱那么好?”

  马鲜丽斩钉截铁地说,“对,有钱就是好!现在就是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,挣来钱就是本事。”

  谭辉一脚踢飞了脚边的垃圾桶,“卧槽,离吧,老子也受够了!”

  马鲜丽没想到,离婚仅仅俩月,谭辉如此之快把自己变成了有钱人。虽然他的方式很让人瞧不起。

  03

  刘莹莹的车停在一幢房子前,指指那个欧式复古雕花大门,“谭辉住在这里面,估计也会给那个老女人剪剪手指甲,把蒜苗当葱炒了,然后没事晒晒太阳,游游泳……”

  马鲜丽面无表情地把目光投向那扇门,她的脑海里,是谭辉捧着她的手剪指甲,嘴上和她聊天,“老婆,我在超市看到一款春装风衣,很适合你。”

  又是超市,谁不知道超市的衣服是什么档次。马鲜丽心里很烦躁,她提提眉梢问,“什么颜色的?”

  谭辉立马从身后的沙发上摸出来一个袋子,“惊喜!”

  “玫瑰粉色啊,我又不是洋娃娃,谭辉你的眼光就不能变得高级一点吗?”马鲜丽不痛快,她嘴上没说出来的是,农村出来就是农村的,怎么也改变不了骨子里的土气。

  花钱还讨好不到人家,谭辉刚刚还明媚的脸上,蒙上一层灰云。他去厨房做饭,照例把蒜苗当成葱花放进了鸡汤里。

  马鲜丽噗嗤把汤吐了,身子往后一靠,懒得说了。她真的无法理解,谭辉为什么这么笨,明明知道她不爱吃蒜,还每次都把蒜苗当成葱花放进汤里。

  谭辉坐着一动不动,他也觉得自己好笨啊。一锅鸡汤被他一股脑倒了。

  马鲜丽说,“你抽什么风?”

  谭辉把手里的抹布啪嗒摔在案板上,“谁还能是故意的把蒜苗当葱花啊,别天天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。”

  “呵,你干脆故意好了。”马鲜丽没想到谭辉会和她犟嘴,以前他都会说,“我错了,我错了,娘娘息怒。小的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从那天,他开始和她吵架了。而且,一发不可收拾。吵得鸡飞狗跳,乌烟瘴气。吵到最后,变成了连架都懒得吵了。

  04

  “看到了吗?谭辉和那个老女人出来了。”刘莹莹用手指头戳戳正在发呆的马鲜丽。

  马鲜丽不愿看,但好奇心使然,她想知道那个女人有多老,有多不齿。

  那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女人,气质高雅,身材不错,衣服有品,妆容精致。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要年轻许多。

  如果谭辉找的是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,马鲜丽或许还可以鄙夷嘲讽他一番,却是这样一个别致的女人。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,莫名有些酸涩。

  是的,她在吃那个老女人的醋。

  谭辉毕恭毕敬地替女人拎着包,为她打开车门,甚至还帮她系好安全带。殷勤的跟个孙子似的。

  这些看起来毫不起眼,零零碎碎的小举动,以前都是谭辉对马鲜丽做的。她一直以为这是她的专属,此刻,谭辉却在为别的女人服务。

  那辆价值两百多万的宝马,与她们擦肩而过。谭辉不会想到,马鲜丽坐在车里偷偷观察他。因为以前的马鲜丽多么瞧不起他,怎么可能会关注他呢。

  马鲜丽的心口坠着千斤巨石,堵的她快窒息。

  那晚,她拉着刘莹莹喝酒。喝的七荤八素,哭的稀里哗啦。

  她说,其实她不是讨厌谭辉,只是讨厌这苦逼的生活。每次在公司,看到那些同事,对她网上淘来的衣服,鞋子,包包,当面品头论足,她的心情多低落。

  马鲜丽在谭辉面前强势,可在同事面前就是一个怂包。她不敢得罪任何人,不能失去这份工作,哪怕变成了大伙儿的笑料。

  刚结婚的时候,他们租了个小公寓。马鲜丽是捡来的孩子,家里的钱用不上。谭辉家是农村的,每月他还得往家里寄钱。想在这个城市买房的梦想,遥遥无期。

  早知道这么累,干嘛要结这个婚?或者说,干嘛不找个经济条件好的男人结婚,把自己活得这么苦逼?马鲜丽时常会这样想。

  05

  马鲜丽和谭辉是大学同学,那时候的马鲜丽很自卑,整个大学都靠自己打工挣学费和生活费。

  她在一家快餐店当服务员时,碰到了同样在校外打工的谭辉,只不过他做外卖小哥。

  这样两个人,惺惺相惜地走到了一起。毕业后租房,结婚,连朋友都没敢通知,怕还不起人家的份子钱。只有几个最好的朋友,凑一桌热闹了一下。这婚礼好寒酸。

  开始两个人还是很好的。尽管每天都很疲惫,但一定会一起买了菜回家,谭辉做饭,马鲜丽洗碗。周末他们会奢侈地去吃顿串串香。

  他们的关系变糟糕,应该是一年后。房东涨了房租,马鲜丽和谭辉在骂过房东的不近人情之后,下决心买房!

  雄心壮志仅仅下了半年不到,谭辉的爸得了病,不治之症。需要很多钱。俩人卡上存下的三万块钱,没经马鲜丽同意,谭辉给了家里。

  那点钱,没能救回他爸的命。人没了,钱也没了。马鲜丽买房的梦想破灭了,她和谭辉闹。谭辉哄她,“我们还能再存,不在乎这点。”

  谭辉谨小慎微地看着马鲜丽的脸色,女王一样捧着。马鲜丽却不干,两个人的争吵从房子,到针头线脑。哪怕好不容易出门吃个小火锅,谭辉把她要的清汤,听成了菌汤,马鲜丽也能嘟囔一晚上。

  钱和穷,总能把人打回自私自利的原型。

  钱和穷,也总能毁掉生活中仅存的小美好。

  06

  和谭辉离婚后,马鲜丽要重新规划人生。有句话不是说,女人结婚等于改变命运。第二次一定要擦亮眼睛。

  还没等她找到改运跳板,人家谭辉先有钱了。

  马鲜丽不记得昨晚和刘莹莹说过什么。看着镜子里,自己肿的烂核桃一样的双眼,确定自己肯定是哭过了。

  有什么好哭的,谭辉能有钱,她也可以啊。而且,谭辉为了钱,把男人的尊严都丢了。她才不会!幸好他们理智,还没孩子,要不然……等等,马鲜丽心里一咯噔,她有多久没来大姨妈了?

  她呼啦呼啦翻着墙上的日历。一声尖叫从嗓子眼钻出来,“啊!啊!啊!”

  刘莹莹吓醒了,睁着一双迷茫的双眼,看着把头发抓成鸡窝的马鲜丽。

  她们两个从医院出来,刘莹莹问,“中午吃啥?得给孕妇补补身子。”

  “什么孕妇,已经预约手术时间了。”马鲜丽轻哼了一声。

  “别啊,你得把这孩子生下来,你想,谭辉现在有钱了,这孩子一出生就有个有钱的爹。你敢保证以后你真能找个有钱的男人?”刘莹莹说的头头是道。

  “你说的完全是屁话,我怎么可能要这个孩子,而且,我们昨晚还喝了那么多酒,会对孩子有影响……”马鲜丽觉得奇怪,她居然想到喝酒对孩子不好。

  07

  马鲜丽没想到这么快又和谭辉见面。

  谭辉给她买了点东西,要送过来,人已经在门口了。

  其实他大可不必打这个电话,他又不是没有房门钥匙。马鲜丽不能说自己不在家,明明刚才说话隔着门都能听见。谭辉是有备而来。

  一袋土鸡蛋,一袋水果,还有一罐鸡汤。这是谭辉的风格,绝对经济实用。

  “这些东西,你留着慢慢吃,等吃完了我再送过来,鸡汤我这次放的是葱花,没弄错。你多保重身体。”谭辉卑躬屈膝地站着。

  马鲜丽觉得刘莹莹太八婆了,这么快就传到谭辉耳朵里了。

  “你拿走吧,不需要。我们怎么可能……你干嘛给我送这些,我们现在又没什么关系。”马鲜丽觉得谭辉脑袋进水了,以他们的现状,怎么可能留下孩子。

  她突然有点气了,你谭辉都找了富婆,还想让我生孩子?难道你打算用你卖身的钱,再来包养我?

  谭辉说,“怎么会没关系,你肚子里的……是我的……”

  “和你没关系,你走你走你走!”马鲜丽气急败坏地嚷嚷。

  谭辉吓得脚底抹油跐溜跑了。

  马鲜丽打电话找刘莹莹算账。刘莹莹不怀好意地笑,“找个有钱人,不正是你的梦想吗?现在有人愿意包养你,那不是好事情,更何况,就你这条件,想找也不容易啊。”

  滚滚滚!

  08

  马鲜丽颓废地跌坐在沙发上,她一眼瞧见谭辉刚刚送来的那罐鸡汤,心里升腾起一股酸酸的暖意。

  她竟然下意识地摸了摸小腹。自己哭着喊着,要离的婚,这么快就后悔了。

  算了,他已经和老女人滚过了,即便回头还能要吗?

  鸡汤喝起来不错,葱花很香。马鲜丽喝出来一点忧伤的味道。

  约了第二天的手术时间,刘莹莹开车载马鲜丽去医院。

  半个小时了,还在围着出发地周边打转转,马鲜丽奇怪了,“刘莹莹,你是故意的吗?怎么还在原地转圈儿。”

  “大小姐,看不出来塞车吗?我没事干,开着车原地费油呢!”刘莹莹切了一声。

  马鲜丽从车上跳了下去,“我打车去!”

  她的胳膊被人一把攥住,她厌烦地甩开,“刘莹莹,你能不能不闹了!你不送我去,我自己去还不行?”

  “我说你经过我同意了吗?你凭什么自作主张,要把我们两个共同的……私自解决掉!”谭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霸道,硬气,还有点不讲理。

  马鲜丽一回眼,看到冲她挤眉弄眼的刘莹莹。顿时明白,这俩人合伙的。

  “好没意思,我们都没关系了,你管得着吗?”马鲜丽冷笑起来。

  “我们别闹了,好吗?同意离婚,是我头脑发热,再给我一次机会行吗?”谭辉快哭了。

  “即便有机会也不可能了,你和那个老女人我都看见了。我嫌你脏。”马鲜丽把最后的一个字,从牙缝里挤出来。

  谭辉先是一愣,然后哈哈笑起来。把马鲜丽笑蒙圈了。这种丢人吧唧的事,还能得意成这样?

  09

  马鲜丽听明白了,从开始,谭辉和刘莹莹就串通一气。什么被老女人包养,不过是谭辉的一个客户,为了拿下一个订单,他每天鞍前马后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转悠。

  谭辉过的就是这种日子,在外面给人当孙子,回家还要察言观色地伺候马鲜丽这个娘娘,他能不累吗?

  三万块钱,他给了自己的亲爹,为心无愧。马鲜丽非要得理不饶人,恨不得一脚把他踩扁了。他活得容易吗?

  离了婚,他后悔。他找刘莹莹哭诉,刘莹莹出的这个他被包养的馊主意,试探马鲜丽的反应。马鲜丽那晚喝多了酒,说了好多,都被刘莹莹录了下来。她也后悔,干嘛和三万块钱较劲啊。

  然后有了这个意外怀孕,老天爷都在给他们复合的机会,那还有什么可犹豫不决的。

  马鲜丽说,“不成,这还不行!”

  谭辉和刘莹莹都傻眼了,“你还要闹哪样?”

  “我总得去问问医生,喝那么多酒,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。”马鲜丽很认真地说。

  谭辉蹭得站起来,一把横抱起马鲜丽,“走走走,我抱你去。”

  马鲜丽在他怀里甜蜜蜜地笑了。

  “喂什么狗粮,当我不存在呀。”刘莹莹哀呼着,把脸转了过去。

  春光正好,真的都该谈谈恋爱了。

  PS:

  昨天的头条是唯品会的活动哦,价格非常给力,没有看到的宝宝请戳蓝字标题:去了趟商场,准婆婆勒令儿子立刻分手!

  END

  周二获奖:半世浮云、椰风海韵

  金秋

  恭喜3位宝宝,请 领取红包

  今日留言我也将选最精彩3条,献上18.8红包~

  谢谢大家哦!往期精彩那个老实男人,竟然将她被小 三对不起,我就嫌弃你是离异男杨先生说,为了忘记你,我交了个女朋友你点的每个赞,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

半盏相思听雨落,一缕筝音弹做桥。沧海一笑江山倾,云袖藏星乾坤定。  红袖添香几人赏,落花无心因何惘?刺心断肠离人泪,销魂一曲念成荒!  ——题记  飞花落,风中 ... [月夜相思引,谁抛心上针?]

白起(?—前257年),嬴姓白氏,名起,所以被称为白起。白起是秦国郿人,与王翦、廉颇、李牧并称战国四大名将,同时也是继孙武、吴起之后的又一个杰出的军事家、统帅。 ... [望风披靡!秦国战神白起为何不灭赵国?]

每天都这样淡而无味的生活,依然继续。有时候总会觉得自己很麻木,远离都市的喧哗,找一个安静的地方,看着自己。感受自己的心跳,原来生活从未离开我,而我也一直都很快乐 ... [哪怕没有彼此,也会成为最好的彼此]